首页 »

现代化道路的三个选项,为什么法德模式、英美模式都是走不通的路?

2019/10/10 3:11:56

现代化道路的三个选项,为什么法德模式、英美模式都是走不通的路?

9月2日至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主办、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承办的“经济变革中的哲学问题——第十七届全国马克思哲学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华东科技大学以及上海财经大学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论坛,并就马克思哲学、中国道路的哲学表达、金融化时代的哲学话语以及马克思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关系等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和交流。

 

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陈宏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和方法具有深远强大的生命力,它不仅指导中国开始了一场以经济变革为主导的社会变革,而且正深刻地影响着人们对世界的认识。面对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国际发展环境深刻变化的新形势、新挑战,必须坚定不移走自己的发展道路,坚定不移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坚定不移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率,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主义公平正义。这一切都迫切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创造性新发展,为改革攻坚提供理论支持和思想引领。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吴晓明教授认为,马克思的辩证方法,在本体论上意味着实在主体的优先地位,意味着作为现实实在主体的自我运动。中国社会作为实在主体,并不是通过外部形式或知性方式规定它的运动,而是它自身的自我运动。中国社会的现代背景,不仅将使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而且将开启新的伦理类型。华中科技大学欧阳康教授认为,经济变革是有方向的,它实际上是要引领经济社会走向更加健康的、良性的发展方向。哲学如何表达这样一种方向性的取向?这实质上是经济合理性如何上升到实践合理性的问题。因此,要深化对于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的功能认识。

 

北京大学哲学系王东教授认为,马克思的哲学创新体现为五大方面,第一,进一步发展了新唯物主义世界观;第二,从唯物史观发展到现代史观和世界史观,最核心的是劳动、资本、国家三元结构论;第三,从资本论发展到国家论;第四,从资本论到危机论;最后,从资本论到创新论。劳动、资本、国家的三元结构论决定了现代化道路的三种不同选择,第一种是以国家主体化为主导的劳动、资本、国家三元结构,必然导致专制霸权主义的现代化道路。以法国、德国为典型。第二种是以资本垄断或主导的劳动、资本、国家三元结构,必然导致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以英美为典型。第三种是以劳动社会化为主导的劳动、资本、国家三元结构,必然导致社会主义现代化新的道路。打破国家垄断,坚守国家命脉,对资本来说,既发展资本、利用资本,同时要规范资本,要让它有一定的功能。因此,只有马克思提供了一个解放劳动、创新国家、规范资本的新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孙伟平研究员认为,从中国的角度来看,经济变革主要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放眼全球,特别是从整个世界的角度感受这一变革,也正在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这就是主要从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或者智能经济转变。在后一种变革中,绝大多数的体力劳动,包括一部分可以被取代的脑力劳动,将丧失存在的价值,将越来越失去它的意义。当这些东西被边缘化,变得不被社会所需要的时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苏州大学庄友刚教授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何种意义上被称为是西方的?因为总有人会说,马克思是西方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西方理论,把西方的理论运用到中国社会实践中是否合适。首先,马克思哲学创立的时候,尽管是立足于西欧的社会实践,但是他思考的中心是整个人类历史进程。其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终极价值取向是人的全面发展,这和地域并无多大关系。但是,应该看到的是,中国的社会实践对理论提出了很多新情况和新问题,需要构建中国话语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一方面要对原有话语形式进行转换,使之符合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思维特点;另一方面,要在中国实践基础上,在中国实践与世界历史实践关系的框架中,创新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编孙麾在总结本次论坛时指出,马克思的思想传统包含三大意识,问题意识、批判意识和创新意识,由此实现了三个理论自觉。第一个基于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觉构建新的分析框架,形成新的话语方式,整合各种理论资源的优点,融合各文明的最新的优秀成果,在直接面对中国问题和整个世界的文明对话的过程中,显示哲学真正的解释力和它的时代活力。第二个基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自觉建构批判的思想路径,其中首要的不是脱离我们所处的历史阶段和历史方位,仅仅是单纯的意识形态批判甚至文化批判,而是走向历史深处,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真正揭示社会变革的经济性质,以及由这种性质所决定的社会性质和政治性质。第三个基于马克思哲学,特别是它改变世界的基本性质,自觉在中国现实中构建新的原理。其实至关重要的是,紧扣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和世界历史意义的中国社会存在和社会发展逻辑,以及这一逻辑展开的历史必然性。全面深化改革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鲜明旗帜和当代中国的时代特征,集中体现国家对于理论的迫切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中国问题的深切把握、对中国道路的深刻表达和对中国改革的理论创新,集中体现了这种理论的实践。